薛定谔关猫的盒子

【原创X芥边】过去与未来的恶魔2


“嗯……瓦沙克 :所罗门王72柱魔神中排第3位的魔神。这名魔神拥有善良的内心,他的职责是宣告过去与未来,寻找一切隐藏与失落的事物。瓦沙克性格温和,通晓过去未来以及所有隐藏或失传的事物与知识。瓦沙克的脸长的如同一个倒三角形的头盖骨,延伸到下颚的两眼双盲看不见任何物体,但是却能透过异次元而看见过去未来……吗。”佐偎单手托腮,亲读着从网上搜集到的最为官方的信息,“嗯,和本人还是很相符的感觉呢,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和某位一样有什么怪癖呢?”
“这位小姐,我好像听见你在说贝西卜公爵的坏话哦,真是令魔伤心啊。”
企鹅震动背后的蝇翅,一脸不满地在佐偎耳边说道。
“哎!贝西卜先生不要突然出现啊!”佐偎抱怨道。
“哼。你在看什么?为什么要查是?所罗门的魔神呢?”贝西卜转过方向,浏览佐偎刚刚看到的资料,佐偎也没想瞒着这两只恶魔,而且她也确实有问题想要问他们。
“是瓦沙克哦,叫瓦沙克的恶魔昨天被芥边先生召唤出来了,芥边先生好像很信任他的样子,一大早就带他出去说是办事去了,哦,对了,芥边先生还解除了他身上的禁制呢。”
“嗯?接触禁制吗?看来芥边氏是真的很信任这一位啊,瓦沙克吗,虽然在魔界确实有听说过这一位,但就连我都没有亲眼见过他,家父好像有提到过但印象不深啊,芥边氏这边也没见到过呢。”
“啊,芥边先生说过在事务所成立以前他们两个就见过了哦。”
“是这么早之前吗……那么,阿萨谢尔君有看到过吗?”贝西卜转向在一旁看电视的阿萨谢尔。
“嗯?”
“就是戴眼罩和芥边先生很亲密的恶魔啦,你看到过吗?”
“嗯,没印象哎。”阿萨谢尔作出努力回想的样子,“等等,和芥边很亲密,那个芥边?!喂喂,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啊!”
不理会阿萨谢尔的惊叫,佐偎和贝西卜窃窃私语,当然最后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
“不过要是能有个可靠的同伴就太好了。”
……
“芥边大人,嫌疑人不是这位先生,杀害慧子女士的凶手是一位带黑色面罩的男士,一时二十三分之前来过这个房间将被害人的尸体拖至此处,这个时间这位先生应该在上司的监管下加班才是。”黑西装的高个男性与另一名较矮的男性耳语,瓦沙克可以施展能力范围外的简单幻术,在凡人眼里瓦沙克只是一名相貌普通的男人。
“……但这个家伙却说人是他杀的,不是胁迫,很明显他自己也相信这一点。”芥边看着正拼命请求警察逮捕自己的中年大叔,这种人不会有胆子杀人的,“那么是有催眠能力的恶魔?”
“嗯……对不起芥边大人,在下现在并没有看见恶魔的存在,请容许在下到外搜查一番。”
“嗯,去吧。”“是,大人。”瓦沙克笑着和警员说了声,自然地向门外走去。
“……”芥边在屋内来回踱步,仔细观察现场,现在恶魔使数量突增,仅靠他自己和尚不成熟的佐偎应付起来已有些吃力,召唤本在休眠的瓦沙克也是迫不得已。
瓦沙克是可以看见过去和未来的恶魔,而且性格方面非常顺从,本来贝西卜也挺好用的,只是佐偎需要过渡时期,只能让给她了。
“突突”两声敲门,瓦沙克开门进来,顺便随手把门关上,凑到芥边耳边,“芥边大人,在下只能看见那位凶手的行踪,没有恶魔。”
“那先跟上吧,”芥边示意瓦沙克跟上,“早点完成,然后就回去吧。”
要是敌人的话,得给佐偎点帮助了。

【原创X芥边】洞悉未来与过去的恶魔1


“……接受吾之贡品,以汝身为吾盾,为吾取得无上荣耀……”
冗长的咒语被熟练地念出,魔法阵发出幽幽红光,黑西服的男子面容严肃,低沉的声音填满整个房间。
“所罗门王72柱之一,通晓过去与未来的魔神瓦沙克,回应吾之召唤,现世吧。”
黑色的幼犬抖动双耳,眼睛被皮带交织遮挡,穿着形如中世纪的管家,它向西服男子恭顺地低下头,“吾主芥边大人啊,请恕属下不敬,劳烦您等候。”
“……”
“吾主?”小狗没有得到主人的回应,疑惑地歪歪脑袋。
“……我给你解开禁制吧。”
“哎?”

学校放假,佐偎一大早就赶到芥边侦探事务所工作,最近有些缺钱,如果多接几次工作的话,说不定今年过年还可以给家里添一些新家具。
与往日不同,今天事务所里早早就传来有人走动的脚步声,佐偎心里一紧,芥边不可能这么早就到办公所的,难道是小偷吗?
虽然事务所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魔法书却是必须保证完好的,佐偎急急忙忙跑上去,快速地打开门。
一个黑色长发的男性正背对着佐偎站在芥边的办公桌前。
男人目测有一米九左右,穿着职业装,顺长的黑发垂直膝盖,在末端用一个细细的铁环扎起。这么多的头发是怎么塞进这么细的铁环的?佐偎这么想道。
男人听见声响,慢慢转过身,他皮肤苍白,嘴唇泛着淡红,鼻梁如西方人一般挺巧,眉眼处被宽宽的皮带遮挡,紧紧贴服在皮肤上,脖颈处也有项圈围绕,一个微型沙漏饰品挂在上面。
“请问是佐偎小姐吗?”男人微笑着问道,“芥边大人说您是这里的唯一一位员工。”
佐偎像是被惊醒般,“是,是的。”这个男人恐怕不会是人类,但芥边氏的结界连路西法都抵抗不了被动物化了,这个男人竟还能以人形站在这里,莫非是比路西法和贝西卜先生更高的存在吗?
“嗯,抱歉呐,好像吓到您了,在下的外形曾受友人祝福,对魔力较弱的人类有魅惑反应,在下以后会注意的。”
“啊,啊,那个,请问您是芥边先生新召唤的恶魔吗?”男人,或许说恶魔友善的态度令佐偎不那么紧张了,但以防万一,还是先问问清楚吧。
“是的,小姐,在下是芥边大人……”
“他是我昨天召唤的恶魔,也不能算是新伙伴了,早在我的事务所还未开办的时候,这个家伙就自说自话的跟着了。”完全没有脚步声,黑西装的凶恶男人就踱进房间,坐在办公桌的座椅上,恶魔自然地将一杯泡好的咖啡放到桌上,被手挺直面带微笑地站在男人身边。
“哎?在那么早之前吗?那为什么芥边先生那么久都不召唤他呢?”佐偎一想到这牵扯着神秘老板的过去,就倍感兴奋,而且这只恶魔看上去和贝西卜一样,还算靠谱的样子,被阿萨谢尔搞得晕头转向的佐偎急需要可靠的劳动力来提升工作效率。
“各种原因……总之和你没关系。”芥边毫不客气地拒绝解释,“以后你们会一起工作的,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现在他要和我先去处理些事。”
“哦,这样啊。”佐偎略显遗憾,但抬头看见恶魔抱歉的微笑,就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虽然他不算人。
芥边往口袋里塞了些什么,转头走向门外,恶魔很有眼色地退开,收拾掉杯子,拿起沙发上被遗忘许久的公文包,跟着芥边向外走。
“哦,对了,你可以先查起来,这家伙在人类中还挺有名的,”芥边停下来,“他叫瓦沙克,是所罗门72柱之一,你网上查查吧。”
被烙下这么一句话,佐偎追出去想再问几句,这一人一魔早就消失不见了。